第七日 东跑西颠的印卡古城

到Cusco的人大概都知道著名的cusco套票。公认在cusco呆得越久,这套票的性价比才会越高。基本上Cusco城里的几个教堂都不包括在套票里,需要另外收费。我们的一日游路线从Plaza Major开始。

Cusco虽然表面很欧洲,但是其实全城都是建在古印卡首都的基础上的。由拱廊围成的广场已经很开阔了,不过据寂寞星球说古印卡的广场是现在的两倍,连隔壁Plaza Regocijo也包含在内。

Plaza Major的教堂林立,主教堂还和隔壁的Iglesia del triunfo和 iglesia de jesus maria相连。主教堂里有很多殖民时期的绘画。有趣的是一幅《最后的晚餐》里桌上的菜肴里还有秘鲁名吃烤荷兰猪。

另外一座要特别买门票的教堂就是Qorikancha。Qorikancha这个词不看多两边真的很难记,其实是秘鲁一种方言里金子庭院的意思。Qorikancha原址确实是古印卡的镶了金边的庭院。据说金子都被抠下来融了换成赎金,去赎被西班牙殖民者绑架的印加国王。金子交了,国王也死了,雄伟的镶了金边的巨石神庙也成了基督教堂的底座。据说殖民时期盖得教堂都不结实,两次地震都夷为平地,作为底座的巨石庭院倒是一直屹立不倒。

如今的Qorikancha造型依旧是铁青色的印加巨石做底,殖民时期风格的教堂在上,远看有点儿私搭乱建的劲头,近看还是驴唇不对马嘴。无论如何这建筑怪兽里随处都有印卡古建的细节和殖民风格的装饰,也算是别有一般滋味吧。

手上有套票的不要错过Qorikancha脚下的博物馆。虽然埋在地下室有点儿不好找,馆藏很少,但简单的介绍了一些印卡和前印卡文明的知识。我就是在这里了解了秘鲁的裹头文化。

中国人都知道清朝妇女有裹小脚的习俗,三寸金莲给绑得趾骨畸形都在所不辞。秘鲁在印卡前后都有把头颅裹成长圆形的习惯,认为这种扁长的头颅是智慧和社会地位的象征,而且更能跟神沟通。正是为了这种风俗,很多婴儿在生下来一个月后就被夹板或者布带绑着头,要一直绑6个多月。可想这对当事人的头脑的后天发育有多么大的影响。

不过这样的风俗却推进了秘鲁颅外科手术的发展。裹头的历史有几百年,而颅外科手术在秘鲁也有500年历史。在陈列的展品中大家还能看到长圆的头颅上有方形或者圆形的孔洞。现在的科学家还在研究这些神奇的孔洞。目前公认这种开颅的技术是当时人们为了释放脑内的恶灵而做的手术。不过,却歪打正着给颅内降压,从而使很多大脑受到剧烈碰撞的人得以生还。

虽然还不太清楚印卡人是如何在没有抗生素和麻醉药的时代,在人的头颅上留下这样清晰的切口的。但是通过对头骨年龄的研究,科学家发现在秘鲁人从横切圆口到纵切方口的技术过渡后,有近90%的人在手术后还可以存活。所以,大家不要错这忆苦思甜的机会,对着这畸形有洞的头骨,感谢现代医学对人类发展的伟大贡献。

想看印卡的城市建筑,cusco城里还有几个个好去处,就是Loreto和Hatunrumiyoc两条街,狭长的街道两边都是印卡的大石头墙。如果你恰好走到Santa Catalina修道院你就找到了保存最好也最久的印卡古墙了。印卡时期,挑选出来祭奠太阳神的少女住在这里,殖民者来了,换修女们住在这里了。

离Plaza de Armas并不远的Hatunrumiyoc街可是秘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远远我们就看到小学生们由老师带着在数那12边的石头。不少游客也会在这里合影留念,到底这12边石是印卡建筑造诣的一个浓缩。那样大的石头,不用水泥,好像拼七巧板一样拼接成雄伟的建筑,也很值得赞叹。

为了让套票发挥到最高作用,我们咨询了博物馆的管理员。寂寞星球上说,从Cusco打车到Tambomachay大概要15索拉,然后步行下山回到城里。地图上说有8公里,但是在山里拐来拐去,觉得真是路漫漫啊。

我们下午2点多出发,和司机讲好去Tambomachay,开了大概30分钟才到。担心一路山势陡峭,一下午走到天黑都回不了城里。于是跟司机说要追加30索拉包车。司机年纪轻轻也不多话,一直勤勤恳恳,最后连小费给了他50块,高兴得合不拢嘴。

话说神圣峡谷的考古遗址星罗棋布,离Cusco城最近的依次是Saqsaywaman,Q’enqo,Pukapukara和Tambomachay。

第一站Tambomachay始建于公元1500年,又叫公主浴池,想来是古代印加贵族的巨石浴室。所谓Tambomachay是度假胜地的意思。整个遗址分为两个部分,山上的喷泉和梯田向世人展示着当时农耕和灌溉技术的先进,山下的的主喷泉和两条渠道则用于祭奠万物之源——水。在寂静的深谷里,清泉就这样经年洗刷着巨石筑成的典礼用的浴池。

第二站Pukapukara和Tambomachay隔街相望,名字的含义是红色城堡。根据对Pukapukara建筑样式的研究,现在普遍认为当印加贵族们来到tambomachay沐浴度假时,pukapukara可能作为随从们的临时居所和保卫Tambomachay的碉堡。

和Tambomachay一样,Pukapukara的巨石之间也没有任何水泥粘结,全部靠多边棱角咬合坚固。城堡内外也有通水的渠道和梯田。

第三站Q’enqo是迷宫的意思。这个祈求多子多孙的祭坛包括一个圆形剧场,一个单岩石碑,众多地下画廊和陶土工艺品的制造场遗迹。水渠描画着蛇,豹子和鸟等形象。还有两个柱状的建筑疑似古代观象台。

第四站Saqsaywaman是四个里面最如雷贯耳的一个,不仅因为它作为堡垒的雄伟和易守难攻,也因为它的英文音译Sexy Woman性感俏佳人。有关Saqsaywaman的历史却和性感毫无关系。坚固的堡垒见证了印卡人对西班牙人进攻的最后抵抗。数千名印加人倒在这里,横尸遍野引得大批安第斯山的猎鹰前来饕餮。据套票上介绍碉堡盖了足足77年,最重的石头有300吨重。横向22道之字形曲折的石头要塞分上下三层。

印卡人想要将cusco建成一只猎豹,而堡垒就是猎豹的牙齿。真要身临其境才能感到它的气势。不过天公不作美,我们刚到就开始下雨。烟雨朦胧中的堡垒少了许多杀气,多了几分凄凉。

套票里包括晚上的民俗歌舞表演,因为大强周车劳顿,肠胃不适,所以回家吃饭睡觉作罢。

(未完待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