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各种(一)

我住的区不很安全,但因为被和谐了(gentrification),却很时髦。这个命题似乎不太合理。最初是胆大的文艺青年图便宜搬进黑人区,慢慢变成有个性,房价不便宜,偶尔会被抢。

我们搬过一次家,从那边搬到这边并没有多远。那边有一位邻居黑人大哥,40多岁,肤色非常浅。总是穿老式的西服,胸前挂着国家公务员的工卡。大哥上下班,跟这里常见的公务员一样,隐忍,规律。

大哥和我们隔着车道再一座屋,他后院外的草地归属权模糊。我们狗在那里上厕所,有时候懒得捡(//脸红。只有冬天才会出现这种行为。味道,你懂的),会被他礼貌地找上门提醒。我以为他一定恨死我们,他却每次见到都嘘寒问暖。

我家大猫整日在那片小荒地流浪,还有周围其他几户放养的猫咪。大猫有时候跳进大哥的后院又跳不出来,知道我们在附近找他就喵喵地叫。每次都要麻烦大哥到后院放猫。

大哥家自己的猫也是放养在那里,是个年轻的母猫,跳上跳下花样更多。大哥乐于帮我们放猫,也表示很喜欢大猫。尽管他每次找上门来都非常让人很不好意思,但我也总是懒。大哥每次都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也不知他是否愤怒。

之后再遇到还是会友好地问起大猫和狗儿。他殷切的样子似乎跟我们很熟,但其实除此之外我们再无交谈。大哥总是不大自在的样子,我也被感染得很紧张,经常在跟他寒暄时手足无措。

大哥和妈妈住在一起,他们是我见过的肤色最浅的黑人。他妈妈是个高个子面善的老太太,身体好的时候会在房前屋后打理花草。远远看见了会挥手致意一下。

大猫死了之后某天,我和小狗经过他们家门口,老太太叫住我表示慰问,说她非常遗憾,真诚地夸大猫是个good boy。其实那段时间最怕在街上看到她儿子,也就是大哥。见了他一定会问起大猫,我说不定会在大街上失控哭起来。

大哥似乎一直单身,从没见过他有女伴,也没见其他访客。周日有时碰见他们母子打扮整齐去教堂。可能只有大哥和他妈妈一起安静地生活。

这边的一家邻居,住着不知什么样的人。越是夜深人静时候,几个年轻人出出入入。每次都不一样,不同种族。来的人不是流浪汉也不是附近更富有的居民,就是普通人的样子。有可能是交易毒品的地方。

(未完待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