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网络毒枭的前世今生 1/3

June 5, 2015 Littlefinger 0

特注:作者系本文主人公的脑残粉,如有偏颇,纯属故意。阅读长篇纪实报道请移步Wired. 几周前,Silk Road的创办人Ross Ulbricht被纽约当地法院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上庭前,他曾给法官写信道:”我明白你们必须要剥夺我的中年,请把老年的时光留给我。”这位31岁的英俊青年究竟犯下了怎样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

拿什么来杀死你,我的爱人–Nancy Gibbs

June 5, 2015 田小溪 0

亡是前一阵新闻的焦点,时代周刊刊登了一位心理学专家患阿兹海默晚期寻求安乐死的艰辛历程。她的情况和电影Still Alice非常类似,这些人可以有尊严的活着,却无法有尊严的死,成了对他们最大的折磨。可是想想,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根据本人选择降生的,为什么我们有权根据本人选择死去呢?台湾最近有割喉孩童的案件,据说嫌疑人是求死又不敢死,所以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来被正法。最后好像被判了无期,求死最终不得。翻出一篇以前的译作。如今在美国想要安乐死已经有很多渠道和方法,但是关于生死选择的讨论还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呀。

Psychopath 是什么意思?

June 3, 2015 虎桃子 0

搜索一下百度,基本上所有的答案都是“精神病患者”或“精神变态者”,但是严格意义上讲这个翻译并不准确,psychopath 至少和我们印象中的典型“精神病患者”大相径庭。

缅甸几乎人人享用的 “毒品”

June 2, 2015 Fangfang 0

缅甸最大的城市首都仰光的规模充其量也就相当对中国的县城,但无论走在缅甸城里的街道还是乡间小路上,你都无法不注意到一摊摊刺眼的“血迹“。这不是CSI现场,而是缅甸最受欢迎的”毒品“--槟榔的残渣。

湿一手

May 30, 2015 田小溪 0

有个同事,过28岁生日,我决定献诗一首,小时候学的唐诗宋词差不多忘干净了,在美国就来首英文的吧,搜到一首臭大街的诗,全诗如下: